April1

一个HR经理的跳槽流水账

[背景]这是我经常去的一个网站的网友写的,她原来是某个500强企业的HR部门的实力人物,现在是另外一个500强企业的HR部门的实力人物。文章写得挺有意思,我们来看看OM级别的人是怎么跳槽的……

 

 

[正文] 陈旧的心情

很多心情,当时没有放,或者因为没有时间,或者因为不方便。
过了也就过了,成了陈旧的心情。
农历年后不久,我跳槽了。


我给很多人出过主意,关于如何辞职--到自己去辞职的时候,发现并不像我教人家的时候那么轻松。
我在原公司工作了八年。在的时候,内心是很以公司为荣的,虽然免不了时不时的有些微词。

关于老板,八年间我经历了6个不同的老板,男女老少,黄皮白皮,霸道或宽容,敢负责或不愿做决定的,保守或进攻,我都经历过,应该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非常值得我学习和尊敬的,虽然有时候我也会对他们不满。

我最后一个老板是位50几岁的先生,非常宽容,经验丰富,也很重用我。但是,他是快要退休的人了,他的策略是一切以安全为出发点,任何决策都是只考虑安全退休,他所期望的就是手下三个经理保着他安安全全的功德圆满,直到退休。

但是我还想进一步的上升,不然心有不甘,也没有安全感。于是我老板的保守让我经常很郁闷。我感到青春的尾巴在空气中一点一点的化了,白白的化了--现在是科学进步昌明了,要不然,就我这号,青春的尾巴都早够不着了,充其量也就一中年美妇。

老板为了保留我,一方面给我加工资什么的很大方,并在部门内的决策上多对我言听计从;另一方面也不愿意让我有轮岗的机会,通过限制我的工作实践领域,来限制我的职业竞争力的发展,从而达到防止我跳槽的目的。

这样的局面让我更没有安全感,日渐焦虑。

2005年8月,中国区的PRESIDENT辞职,这对我的冲击很大。因为我在公司服务八年中,最关键的提升并不是由我最后的直接老板提出的,而是在做一个项目中,被当时的PRESIDENT 看中,特别提拔的。之后,大老板一直很栽培我,我的直接老板本人在PRESIDENT处并不得宠,所以也乐得很多事情他自己搞不定的时候,就让我去和PRESIDENT沟通,反而更容易得到SUPPORT。我也在这样直接和TOP MANAGEMENT的工作中,成长得非常迅速,表现了很好的POTENTIAL。

2004年,在看到PRESIDENT很满意我的的情况下,我的直接主管曾经和PRESIDENT提出过一个把我作为SUCCESSOR培养的打算,PRESIDENT十分赞成。之后我的直接主管并没有相应的ACTION PLAN,我虽然多少郁闷,但并不受挫,因为我知道只要自己到了一定的功力,PRESIDENT就会使得我的老板把我提升到什么位置上去。
------------------

原来的PRESIDENT跳槽到了一家公司做亚太区的PRESIDENT,以他的LEVEL,他自然不会召唤任何原公司的人去加入他的新东家,(一般大公司在与比较SENIOR的LEVEL的雇员的雇佣合同中多半注明要求他离开后一年内不得召唤原公司雇员 。)不过我们可以主动要求加入。

我自己查了他的新公司,我并不满意。所以这头没戏。

我想我还是在广州找家500强来做好了。这没有太多的选择。因为大部分的500强把他们的总部设立在上海,而我是绝对不愿意去做一个区域级的位置的,否则我还不如待在原公司混。

在广州的500强企业主要是些制造业和FMCG。

FMCG我不愿意去,因为组织变化太多,产品的VALUE ADDED也不高。

为了方便今后进一步在广州的发展,我决定选择一些MANUFACTURE的机会。

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我推掉了第一个向我摇橄榄枝的来自IT行业的机会。

------------------

我的爱人同志来自IT行业,所以我对IT行业还是很亲切的。

当时那家IT公司的GM和我多少有点认识,以前彼此知道--这么些年来,只有我面试别人没有别人面试我的,内心对自己应聘的能力有点好奇,就想谈谈也无妨。

谈下来,觉得很投机。他们在软件开发上很有实力,我想如果我以后想进HP,MC或者IBM什么的,从他们开始,还是不错的选择。(虽然我一开始决定找工作,就定了一些战略,但是过程中,还是会有很多想法的,比如IBM也罢MC也罢,人家的总部并不在广州, 我还是多情的想了想)

而且,这家公司就在离我家走路十分钟的地方,就算以后没有出息了,每天这么上下班的人生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后来便又安排管财务的VP,之后是CEO面试。全部谈好了,我还是决定不去。

在我去面试的时候,我看到很多程序员在沉默的思考,他们看到他们的GM也不打招呼,说实在的,我长期SUPPORTING SALES FORCE,这样的程序员式的沉默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忍受,总之我觉得压抑。之后便婉拒了。

在这家公司的面试过程中,惟一值得提起的是,他们的CEO,问了我关于BALANCE SCORE CARD的问题。其他的都很EASY, 也许搞IT的人搞不过我,呵呵。

------------------

我这次找工作写的第一份简历也值得一提。

在我写简历的时候,我想到自己每次看简历的心情,我巴不得每份简历都只有一页内容,清晰准确简单。因此我就写了这样一份简历,真的只有一页内容,当然,是中文一页,英文一页。

因为每次自己看简历的时候,都是对有照片的人会记忆深刻些,知道有照片的简历是会合算些的,因此我便慷慨的上了一张一寸正面清晰无码的免冠免墨镜的大头照。

我当时没有现成的这样的数码照片,便在一天晚上,洗澡后,把湿漉漉的头发用干毛巾擦了擦,贴墙站直了身子,让好兄弟帮忙照了张。他的技术不够好,或者是相机不好使,或者其实是我自己老了,总之照了几回都怪模怪样,我便破口大骂起来,之后终于是有张不怪模怪 样的了,我便往RESUME上,上了我的PP。

我觉得那张PP照得不错,不过我去面试后,几位面试者都告诉我说我本人比PP上更漂亮。我知道有人看到我说这话要骂我皮厚,不过我说的如果是假话,我就是小狗。

------------------

这期间,我和各种各样的HEADHUNTER打了不少交道,说实在的,我总觉得他们像放高利贷的。

从心里说,我不喜欢他们任何一个。他们中有的人真的很专业,第一眼就能说出你这个人最根本的特点。不过我总能看到他们的贪婪,急功近利,势力,假惺惺之类。

有的猎头派来和我接头的人比较年轻,我就会在心里觉得,MD,那么年轻,就想从我身上赚钱,小家伙,钱可不是那么好赚的。

有时候,猎头不看好我和职位的匹配,他们就会马上变得咄咄逼人,有时候,他们觉得我马上要和企业速配成功了,他们就会非常抚媚的面孔。

总的说来,我估计我的际遇就算不错的了,因为我本身就在HR,又主管招聘,他们即使卖不成我,他们也期望以后机会卖点什么人给我。
------------------

说了对猎头们的不喜欢,相反的,在这次找活的过程中,我所接触到的HR的同行们就令我比较敬佩,除了一个新加坡的女性我不太喜欢外,其他的人,不管他们来自世界的哪个角落,没有谁说不过去的。

这位新加坡的女性,我和她的第一面是在广州的中国大酒店的LOUNGE见面的,他们公司的广告上写着自己是生产汽车零配件的,她自己却说是生产废水处理设备的,我当时就觉得他们的HR管理也有问题。我估计他们是有家姐妹公司生产汽车零配件,在发广告的时候 ,就COPY过来,忘记更改产品信息了--按理说,她该为这点向我抱歉一下,她却一点没有表示。

谈过后,她让我填一张表,我发现那张表要查我的三代了,她又要我给她看我的学历证(通常大公司招人都是本着信任对方的态度来做面试的,要看中人家在要录取时才要求对方提供证件的,除非面试过程感觉对方谈话内容有假),我当时心里就很不耐烦。我笑眯眯的问她 ,那张表格是她设计的吧,她说是的,问我有什么COMMENT,我说您的中文很不错。

过了一个月,她给我发了邮件,约我第二次见面,她提供了一连串的职位,要求我设计一个薪酬架构带给她看。我想我应聘那么高的职位,她居然要考小学生一样的考我,即使公司再好,有这么个上司,痛苦的日子跑不了。我就说我忙得很,等过了年再说吧。她知道我不想 要那个职位了,便没有再找我。

------------------

基本上,除了猎头外,我的面试就是三步曲,先是HR方面负责我申请的职位的人出来见我,这会是个很长的面谈。谈不拢的话,基本上是一个钟头结束。如果谈得有意向了,一般就在两个钟头以上,最长的一次谈话在3.5个小时。
由于这种谈话是需要高度集中精神的,你要组织自己的谈话内容,还要揣摩对方的意图,所以对体力绝对是个考验。

如果第一关过了,就会约第二关,一般是中国区的GM之类的POSITION出来见我.说实在的,这是我这次找工作中最愉快的一关,我总是能让GM们比较看得顺眼我。所以总是一个小时左右,GM们就决定用我。
说到这里,我就感激当初栽培我的那位PRESIDENT,我知道是由于在他身边工作了两年,使得我有机会了解学习到PRESIDENT,GM们的思路和工作习惯,知道了如何和他们一起工作。

第三关,通常是亚太区的HR的头。这是我最没有自信的一关。我总是在这关,被人家评价为:慢热型,对C&B欠缺实际操作经验。

------------------

说我慢热固然是不对的,我学习能力是不错的,做事更是利落,走到哪里都能得到聪明能干的评价。

不过也不怪人家AP的HR这么说我,因为他们是站在最纯粹的HR的角度看我的
--我个人的发展不够常规,在战略伙伴上,我已经达到HRDRIECTOR的水准和敏感了,
--但是由于长期限制在招聘和ER的方向,我对HR三大基本模块中的另两块:C&B,TRAINING缺乏实际操作经验。
--而另一方面,组织架构变化中的各种应对能力又很强,因此我得到GM们的欢心,成了个既不是主管,又不是总监的HR经理。

由于底气不足,我说起话来自然不够牛,显得有点傻吧,人家客气,只好说我慢热。

说我C&B欠缺实际操作经验,自然是再对不过了。我要不是缺乏这个,我干吗要跳槽呢,我可是在原来的公司干了八年了。我就是为了通过跳槽,获得这方面的实际工作经验。

我为了这个原因跳槽,而这个原因又成了我跳槽的最主要阻碍。我再次领略了人生的痛苦。

------------------

我面临痛苦的选择:好公司看不上我,或者说看得上我的某些方面,看不上我的另一些方面。我也知道他们不会妥协,不会因为找不到更好的,就凑合用我--我们自己公司找HR经理哪回不找个6个月以上。找不到,就宁缺毋滥,大家顶着分那个位置上的活。

要是我一定要改善我在HR专业上的不全面,那么我只有放弃对公司的高要求,退而接受一些二流的欧美公司。不过那位新加坡的HRD实在让我领略了一把,到那样的公司工作我想我会很痛苦。

怎么办呢?

------------------

每次出去面试,都要半天,我的年假当时是18天,其实是够用的,但是这么半天半天的请假,老板只要不傻都会发觉你是老出去面试。

老板有一次终于就问我,PK,怎么老找不到你,你手机是不是坏了,老不接我电话

我赶紧赌咒发誓:哪能呢,我除非是不想混了,我不接谁的电话也不能不接您的电话呀,我是真没接到。我要接了不听是小狗!

我就想,可别新工作没找到,又把现在的老板给得罪了。免不了打起精神来好好干活。

------------------

面试有一定级别的位置,不是两手空空就去面试的,是要做些功课的。

每次要先分析目标公司的行业特征,查看它的公众形象,根据预约时简单的谈话内容做些判断,事先准备好谈话重点。这都是很费脑子和时间的。


8月我的PRESIDENT离开,我开始想找工作,到月底写了简历,9月10月11月,我几乎每10天就要去面试一回,成了面试专业户了,每次面试耗时半天。回到公司,又得赶紧把活做完,晚上便老加班。


每次面试如果失败,虽然总结很痛苦,我是现实主义者,我总是做到及时总结分析。而每次接到新的面试通知,我总是及时准备面试功课,在面试的前一天晚上,有时候我会失眠,脑海里不断盘旋可能的谈话方向,到最后,有时候,就像考试猜题,我居然能猜到90% 的问题。

------------------

转眼要过圣诞了,我非常的劳累。一个年度要CLOSE了,公司里的工作本身这个时候也非常忙。我被面试们搞得痛苦不已。有时候我真希望不要再叫我去面试了。

然而,如果半个月没有公司要我面试,我又痛苦。
我的第一份简历,由于太简单,发出去后一个月没有人理我,后来是有家猎头公司很了解我们公司,知道我们公司的经理应该比较有实力,约我谈了一下,彼此感觉都不错,对方好奇的问我为什么自己做招聘的,应聘那么高级的职位却写那么简单的简历,我叹气说,就是因 为自己做招聘,才把简历写得那么简单。

后来我认真写了份简历,这回是两页纸,果然面试的预约就渐渐的陆续来了。

但是,面试是如此的累人而痛苦,单是每次坐车什么的就够累人,广州的夏天多热呀。我深刻体会了其中的滋味,回公司教训下属们说,人家来面试很辛苦,单是请假就不 方便,你们以后就算人家不合用,也要对人家好一点。

------------------

我原来的公司真是家不错的公司,单是对员工出手很阔绰这一条就让人留恋。
新年来到的时候,天气冷了。有时候风很大,我面试完毕回到公司我的办公室里,觉得特别舒服温馨。

8年前,我刚来的时候,坐在一个小小的CUBICLE里,干了几年后,我换到了大CUBICLE里,后来我升了经理,但是不够高级,还是坐不进房间,到后来,我爬呀爬,终于坐进房间了。

我的办公室我非常喜欢,干干净净,宽敞明亮,下属都很聪明识趣,同事们也合得来。总之我真的非常喜欢这家公司。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就问自己:PK,你在这里瞎蹦达什么?好好的,跳什么跳槽?要是离开这样的公司,我可能永远也进不了这样好的公司了--我非常了解这一点。我没有那么年轻,会以为生活和工作会越来越好,钱能越赚越多,我知道的道理是能赚的时候要努力要 存钱,因为以后可能就不能赚那么多了。

------------------

我的老板正巧给了我一个电话,我们谈完工作上的事情,他犹豫了一下,想说又没有说的样子,我就和他说我最近很失落。他说为什么
我说我的年纪一天比一天大,但是没有什么进步,我觉得自己非常没有出息,我渴望做更重要的事情,因为人的一生有时候去去尝试一下是很不甘愿的。

我的话相信给他很大冲击。

由于他一直对我很好,除了不给我工作上其他HR FUNCTION的实践机会(这也不完全怪他,大公司往往是这样,你在你的方向能做得很深很专业,但是你不够全面),他真是没有想到我真会这么快就想走,而且已经坚持了这么久的行动。

他安慰了我一番。说我到上海我们再谈。

后来我到了上海,但是他很忙,没有时间和我谈。不过他做了一个动作,就是突然加大了我的工作权限。他和我说他信任我。

我相信他信任我,我也相信他需要我。有个问题在我的心里没有对他问出来:他退休后我的前途在哪里?那时候我就真的是老了点对于跳槽来说。

------------------

2006年1月,一家美资500强的化工企业通过猎头约我INTERVIEW,这是THIRD VIEW 了。

第一次是在2005的10月间。HRD是一位工作上要求很高的女性,说话间显示头脑非常清晰有条理,GE出身。她煽动我说,要带着新人,好好做几个6希格码出来,我非常爱听这话。我想,我想做6希格码的话,一位GE出身的人是最有资格带我做的。

到了12月间,他们安排了GM给我做INTERVIEW,谈了一个小时。然后猎头告诉我GM很欣赏我的类型。当然,HRD和GM也都看到了我的弱势,但是他们相信我的学习能力。

我真的很看好这个机会,如果我胜出,我将做2000人的C&B MANAGER, 这个机会对于我的意义绝不仅仅是这个职位,而将是我将在2-3年内,在国内市场上被大大看好的意义。而且,有这样的HRD和GM,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但是不久,猎头就告诉我,由于该公司内部组织架构的变化,他们改变了这个HR经理的设置,就是说他们不招这个经理了。我又没戏了。

太多次的功败垂成,使得我并没有难过,甚至没有失望。

------------------

我的第三次面试是我最怕的那种,就是亚太区的HR头来INTERVIEW我,我想他们照例是要发现我在HR上的弱势,而这个位置还将是FOCUS在我的弱势C&B上的。

我想,这次我要告诉他们:我的弱势他们没有看错,但是我有我的强势。我能压得住台脚,我说话大家愿意听。我能为他们急速扩张中的组织带来正规的理念。而且我要说,C&B, I WILL EASY PICK UP .

后来我就真的对亚太区的那位说了这些话。她说他们很快就会"GO BACK TO "我的。

不两天,我要又接受了另一个第三次面试,这是一家法国的500强公司,提供的职位我也很喜欢。

我这次抱着很高的希望。我想如果再不行,那我就该消停消停了,市场不接受我以现在的实力去挑战那个位置。


我想,广州的HR市场虽然比起上海和北京的HR市场小得可怜,我要在这个市场上做HR就会困难很多,但是我仍然相信我生活在一个充满机会的年代。

而现在,当我走在上海2006年初的夜晚的街上,大衣挡不住寒意,我却决定要把我的QQ名从“卡在瓶颈上的软木塞”改成“翱翔者”

------------------

05年夏天以来,我的身体不太好,说不上有啥病,就是这里不太舒服,那里有点疲劳。失眠多。我知道这个叫亚健康。

我想这都是面试给闹出来的--该给我回报了吧?

再过一两周就该过年了,我等着他们给我消息,我估计他们会在春节前通知结果的。

后来,我就先收到化工公司的通知,说我FAIL了,因为他们觉得我“没有制造业的经验”。
然后,同一天,那家法国公司也给我打了电话,他们说我也“很优秀,只是GM决定选择另一个CANDIDATE”

我发自内心的对他们说“不要紧,以后多 保持联系,都是同行。”他们也都说“好的好的。”

------------------

晚上,我笑着和好兄弟说,我很难过。

好兄弟是搞IT的,他不滑头,他不善于有效的安慰我。只是劝我说现在的公司也很好,多少人想进我现在的公司还进不了,并且老板对我也不错。

我说那是的。

后来我就看“看了又看”。看到很晚。

睡觉前,我和好兄弟说,我还要继续找下去。而且绝对不放低我的要求,不然我干吗要跳,我又不是为了跳而跳,我要有目的的去跳。

------------------

那时候公司给我请了个英文老师,是位加拿大的老太太。我们关系不错,我找工作的事有时候也和她说说。纯粹出于放心情。

老太太那周来公司给我上课的时候,我就把我又FAIL的事情和她简单的说了一下。

那天我前一晚睡得很好,第二天起床不紧不慢的化了妆,穿得非常考究的去上班的。
如果不是我折腾着要跳槽,我是可以保证这样的生活质量的。

我和老师喝着茶,聊着天,觉得久违了的轻松。

我和老师说,我觉得就像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为什么我非要跳槽呢。我就维持现状不是 很好 吗?

老太太脑子非常敏锐,她说,现在你很累了,所以你觉得维持现状很好--问题是你为什么当初决定去找工作? 你肯定是面临着问题才那么做的,如果你维持现状,那你的问题解决了没有?会不会过一段你又不轻松了?

------------------

那时候我老板手下的另一个经理是新招来的,很强势,渐渐的争夺起我的地盘来。我有走的心,不是太在乎,不过我手下的人有的就不太舒服起来,到我这牢牢到到,我就说,那,有更好的去处没有?有,就走;没有,就老实这待着,别那么多抱怨。

这么的,就要过年了。
我自己是搞招聘的,知道通常要找个好的工作,到主管级别的,三个月内正常;到了经理级别的,六个月内都正常--而我,已经找了快6个月了。

------------------

我本身不是学HR专业的,又一直FOCUS在STAFFING上,为了面试能给自己加点分,从8月底开始找工作,我就开始准备考HR的一个资格认证。

一边工作一边念书的人,我以后会一律予以尊重,那不是容易的。

那3个月我每个周末都去上课。到11月我完成学习,参加了考试。

应该说这个考试不是太容易过关的,基本上都是本身在从事HR的人才去考的这个级别,如果能通过考试,国家会奖励1200元--目前我已经拿到了这个证,政府奖励了我一个CDMA的三星的手机,挺漂亮的,我自己用不上,送给 手下一个小姑娘。政府并通知我准备领1200元。这个我准备领到后犒劳自己。

11 月考试结束后,我决定去学车,因为我发现有的比较满意的工作,公司在开发区,如果自己会开车,就方便很多。

不知道别的城市怎么样,广州现在学车是要先考交规,然后是考桩考,然后是路考,然后是9选6。我是12月报名的,算快班,到现在还查9选6,已经安排在4月中旬了--拿这个驾照要花了我4个月。

我动手能力不太好,所以学起车来比较弱智,对我来说,学车是件辛苦的事,我总是勉强过关。上周我们路考,长途跑韶关,我开了最容易的一段,跑80公里的速度,我感觉到开车的幸福,像是身体插上了翅膀。

------------------

好像失恋的人自我疗伤,我快速的忘记了年前那家美国公司和法国公司给我的伤害。

我决定不再随便出去面试,免得活得太辛苦,但是我肯定还会JUMP ON 那些特别满意的机会。猎头打电话来的叫面试的时候,我的态度就怠慢起多来,我决定不再让他们牵着我的鼻子走,他们应该看我的脸色走才对。

年后上班一周,猎头打电话给我,讨好的说,那家美国公司决定OFFER我。我有点奇怪,不是说嫌我没有制造业的经验吗?ANYWAY,我比较高兴,考虑接受他们的OFFER。我不是非常高兴,坦率的说,一是因为我过年休息了几天,身体状况好了很多,人的自 信心大约修复了不少甚至有些爆膨,觉得他们OFFER我是很正常的事,二是因为他们没有在我最想要的时候OFFER我吧。

晚上我回家和好兄弟说了,他也很替我高兴,说:没准那家法国公司这两天也打电话给你说要你了呢。

我被他天真的话逗得哈哈笑起来,搞IT的人,难免天真些的--世上哪里有这样多的好事呢?

------------------

我第二天把OFFER签回给他们,然后按他们的要求去体检。等体检报告的时候,我就抓紧学车,免得到了新公司没有时间学车。

我那会儿正准备桩考,坐在驾驶座上,撑着个脖子看前面的线。

然后那家法国公司就给我打电话了,我接到的时候真的很惊讶,要是他们也说要OFFER我那个职位,那真的就是我很难解释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一听电话的时候很想开玩笑问他们是不是对我回心转意了。

结果他们说他们OFFER我,问我愿不愿意考虑。

我被他们搞得很难受--人在没有选择的时候,会觉得很好的东西,一旦有了选择,就会不知道选哪一样好,让自己痛苦。

我说我回去想想。对方很紧张--我明白招一个合适的人不容易,如果我不同意,意味着负责招这个职位的人又要辛苦从头去找。

------------------

对于我来说,这两个OFFER,在收入上没有区别,都是按我自己的要求OFFER的,福利待遇也差不多。

我想了半天,想到那家美国公司的GM比法国公司的GM更满意我,我从猎头那里知道GM很满意我,是他说服了亚太区的HR同意我的--我想起我那位离开了的PRESIDENT对我的栽培,感到有这样一位GM应该是很重要的,而且出身GE的那位HRD也很令我 服气。

于是第二天下午,我打电话谢绝了那家法国公司。

------------------

我的体检报告出来了,一切正常。

现在我要做的是抓紧辞职。我马上预定了飞上海的机票,准备当面和老板去谈。
但是,我忽然发现老板第二天就要飞巴黎开董事会,要一周后才回来。我等不起这一周,因为按劳动法规定,辞职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交接的。

我感到很难在电话里开口和老板讲,于是写了一封MAIL给老板。

到了下午快下班前,老板给我打电话讲一件工作上的事,(完全没有提我的辞职信,我就知道他还没有看我的那个mail)讲完了,我硬着头皮问他是否在电脑前。
他说是。
我就说我有MAIL给您,看了吗?

我的MAIL,SUBJECT就叫:RESIGNATION LETTER--FROM PK

他看到,像是不相信的问我:谁的辞职信?
我干笑着说:我的呀
他说:你的?你本人的?
我继续傻笑着说:是我的呀,呵呵,不好意思

老板一下子结巴起来了:为什么
我说:我这也是没办法,公司总部在上海,我家在广州,现在这样不是长久之计,我总要在广州找家合适的公司做的

老板说:你已经找好了吗?
我只好说:是

他说:做什么内容
我按事先想好的尽量不刺激他,把工作内容不吸引人的地方先说了一下
他马上打断我说:这个机会不够好,你不要太着急,你这封信不算数的

他说话越来越结巴,显然非常着急
我也很尴尬,出了一身汗。我知道他第二天就要飞巴黎了,这么一来,这一周肯定会让他心神不宁了

他说,过一周他回来,让我到上海,我们当面好好谈谈

他强调说:你这信不算数,你不要对职业发展太过着急,我们可以谈谈看的。

我知道要给老板一个接受的过程,再说我也了解他需要马上把另外两个经理叫到他房间商量。所以我就哼哼哈哈的收线了。

然后我马上给华南区的BU HEAD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已经辞职了。我们私交不错,一起工作了很多年了,而且他是我最主要SUPPORT 的内部CLIENT,我觉得与其让别人告诉他,不如我自己告诉他。

他说他早感觉到我有走的心了,但又劝我留下来,他说公司肯定会挽留我的,为什么不和公司好好讲讲条件呢,干吗非想着走呢。

我既然已经开口辞职了,又这么辛苦找了六个月的工作,自然是不会想去和公司讲条件的,我觉得老板如果有诚意,就该在我开口之前,就主动满足我,他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发展愿望。

我说即使这次讲成条件留下来了,以后老板心里也会防着我,大家没有意思,我主意已定了。

我交待他先不要不和别人提这事,因为我的老板肯定还抱着一线希望看是否能挽留我,在他还没有尝试之前,他是不会签字同意我的辞职的,而这之前就泄漏出去,他会觉得没有面子而不高兴的。

之后,我就坐下来给老板又写了一封MAIL,主要是站在我现在带着的团队和老板的共同需要的角度上,推荐了两名内部的同事做为我的BACK UP.由于两人和我的私交都很好,嘴又严,我马上打了电话给他们,问是否愿意。其中一人说愿意,我就感到比较放心了――有了合适的接替人选,老板应该就会愿意同意我的辞职了。

处理完这些,我开始收拾个人物品。

我惊讶的发现,八年来我真的在这里有了很多私人物品,每一样物品都标示着不同年份,不同的我的一些情况,有的东西我看了很生气,觉得老板亏待了我,有的东西我看了很感慨,有的东西让我看到自己是怎么样一步一步成长的。其中有一沓是我历年的加薪通知。还有一 份是我个人的360度评估的报告,里面显示着我的下属认为我什么地方好什么地方他们期望我改进,还有我的上司认为的我和我的同级们对我的认为,还有我最重要的那次提拔后,一些部门老板们恭喜我的邮件。

收拾的过程中,伤感逐渐占据了我的心,我把东西打包好,留了一张纸条在助理的桌子上,麻烦她叫快递公司把纸箱送到我家。

做完这一切,我离开了写字楼,我不想打的,想走走,就慢慢走向地铁站。

地铁过了公园前,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地铁车厢里乘客不算太少,我坐着,装成很累的样子,把脸埋在手里,撑着头靠向一边。

眼泪不停的在我的手中扑簌簌的往下掉,我尽量不哭出声音,不让自己的肩膀抽动,好不让旁边的人发现我在哭。

我感到眼泪像一条永不停息的河流,缓缓而连绵,奔出我的胸口,无穷无尽的要将我淹没。

地铁到了体育东,我才勉力克制住眼泪,走出地铁站,我哭了整整12分钟。

八年了,人生能有几个八年呢?

------------------

接下来的一周里,我除了学车,主要准备了交接工作,特别是对上海,广州和北京的工作做了一个交接准备。

然后我到上海了。
那个过程我不想再去回想。总之,谈了一个下午,第二天又谈了一个上午,我和老板都很累,他代表公司开出了很多条件,有的真的很吸引人,但我还没有那么愚蠢--如果你都逼得对方这么让你,这么求你,以后你留下来对方心里的嘎嗒怎么解得开呢。

到了最后,老板和我都精疲力尽,他终于意识到努力是徒劳的,于是签字了。

他好像一下老了好几岁,沉默了一下对我说:我是他这些年来用的最顺手的经理中的一个。昨天晚上他想了半天,很伤感我的离开。

他一说出这话,与他周旋了两天的我马上哭了。

我最讨厌工作场合哭,尤其不喜欢女性在工作场合哭。

自毕业以来,我也很少为自己现实中的难受哭。

这个不知道亲手炒过多少重量级员工的50几岁的人真的很伤感,他把纸巾递给我。我也马上克制住自己,君臣默默相对了好一会,他才能出得声来说以后多保持联系。

------------------

由于我在公司还有些年假,所以这是我在离职前最后一次进上海总部了,我当天下午的飞机,打算悄悄的离开了事。

但是公司马上匆忙组织了FAREWELL,公司在中环包了几个房间,能通知到的同事 大家一起吃了午餐。公司送我的礼物是一份兰寇的护肤品,是老板问了我的下属知道我用兰寇的东西,匆忙让人去买的。

我是个很敬业的人,对工作一直尽职到最后,所以大部分人一直到我走,都没有看出我有走的意思,那顿午餐很多人还没醒过神来是怎么回事。

我匆忙的和大家告别去赶飞机了。

由于老板一直是拖到FARE的午餐之前才给我的辞职信最后签字的,所以大部门分同事甚至不能来得及和我多说什么,只能是匆匆告别了。

人们总说上海人无情,其实在一起工作久了并不是这样的,很多上海同事都情不自禁的和我拥抱,有的人忍着眼泪,逗得我也眼泪汪汪,但是我坚决没有掉下一滴眼泪。

------------------

不管有多少留恋,我已经决定开始新的工作。

就在这个时候,我偶然发现一家猎头公司在寻找一个HR职位的候选人,我感觉这个职位很像是我将要去的那家美国公司的HRD(就是 我未来的顶头上司),我顿时花容失色--难道原先招我的那位GE出身的HRD离开了吗?那么谁将会是我的新上司呢?
要知道,跳槽的时候,对未来上司的类型是否能和自己配合好也是重要考虑的因素之一呀。

联系起最近我几次打电话到公司找她都很难找到她,我感觉她是要离开这家公司了。我的心都提了起来。

------------------

我一晚上没有睡好,第二天,我直接打电话给猎头公司问是不是我判断的那样,对方支支吾吾,我就明白了。我说,老实告诉你,我现在手上还有另外一个OFFER,要么你们了解清楚告诉我事情,要么我就DECLINE OFFER。

到了下午,那位HRD本人给我打电话了,她解释说由于她本人有了更好的机会,所以离开了。而这家美国公司本身肯定是好公司,在中国的发展规划也很稳健,让我放心。

说到我的新老板,就是接替她的人,她说是位香港人,是位要求高的人。

她说他们保证让我做C&B,这对我个人的发展是很重要的。

我无奈的问她,那么GM有什么变动没有,她告诉我GM升官了,现在多管理了香港部分。

我踌躇半晌,对公司本身,我还是有信心的,我查过很多他们的背景资料和在华业绩,对于GM的强势上升总对我是件好事,所以我也只有向前了。

在自己也好像搞不清楚是现实还是在做梦的状态中,半个月后,我开始了新的工作。

------------------

P.S. 原来的老板是经验非常丰富的老板,因为我的离开不是他意料内的,

而且06年有两个大项目要上,这时候负责经理走,新经理如果外招,通常要3-6个个月才能招到,招来后,也至少要3个月才开始发挥作用,要上大项目,更是要等6个月才比较现实,这样的情况下,对主管的总监的压力是非常非常大的。任何一个总监处在他的位置上那样的反应都很正常。

说到随时准备任何人离开,公司的做法不是这样的,公司本身是期望员工稳定的,待了20年的员工都有,这个和公司文化有关,公司的注意力不是放在随时准备员工走人,更多的是放在如何保留关键员工上吧--但是我老板的失误在于他没有了解到我对于前途的不满程度 有那么强烈和迫切。他的保留动作做得太晚了。

经理是总监的棋子,这是肯定的,不过很多时候,在一起久了,感情的东西就免不了了。

------------------

 
--EOF--

本篇文章已有0条评论